画驻住客故事 | 我这一生,只要和你在一起

画驻住客故事 | 我这一生,只要和你在一起

发布日期:2019-06-21 浏览次数:121

  520期间,摄影师RINGO给我们提供了一份画驻婚纱拍摄的试睡申请,这份申请的受用人是其父母。

  在这份惜知子女拳拳深情的推动下,画驻小院迎来了这对携手进退多年的“老夫老妻”。



  RINGO在申请邮件里写道:“我将从衣柜取出那件搁置已久的白纱裙,在‘画驻不见山’给父母拍一组姗姗来迟的婚纱照...... 这一天将只存在于28年前父母初初相遇的那一刻.....”

  让我们一起从女儿的口中听听属于他们一家三口的小确幸吧。


  山水君: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你平时和父母之间的相处模式吗?

  RINGO:应该是和所有人一样,爸爸和妈妈对于孩子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身份,之间的相处模式也一直都在变化,可能七岁是个分水岭吧,具体时间有些模糊了。



  七岁之前,家里很热闹,我们家是慈父严母的状态,我爸是孩子王,经常跟院子里的孩子一起玩,很宠我,每次出远门回来都会给我带旺旺雪饼。我还不会叫“baba”的时候,看到他就只会喊“wangwang”,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我爸去剃光头我也跟着去剃了个光头。


  我妈主要负责我的日常生活和学习,会告诉我什么事情是“不能”,我一直是很乖巧的孩子。但是有一段时间,每次晚上睡觉时我都会假装睡着,白天很严厉的妈妈都会悄悄在我额头上轻轻地吻一下,然后轻轻地关上灯。



  大概七岁之后,家里就开始出现争吵,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也很胆小害怕。等到我大学毕业后几年,家里的争吵逐渐消失了,成了很安静的状态。

  七岁之后,跟父母就没有了什么很深入的沟通,在外地读书后和家里的交流也只限于一日三餐和一些无关紧要的日常。家里一直很安静,我待在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情感上遇到问题只会冷战(这样很不好),现在一直在努力改变。



  山水君:是什么样的初衷让你想要申请这次试睡,给父母拍这组婚纱呢?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收获呢?

  RINGO:我在填写申请试睡名额原因的时候,想在画驻这个空间里去重新面对自己的家庭,但是当我结束这场一天两夜的家庭旅行,站在画驻厅里时,有一点微小的改变流淌在我们三个人之间,我们不再局促,会更坦然地面对我们之间的关系。甚至会把一些从来没有说出口的观点想法,以唠家常的方式表达出来。




  我们并没有讨论去如何解决某个问题,但却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平衡。这个结果是我意料之外的,也让我改变了一些解决事情的思路。


  我们在生活中总是想要一个完美的答案,类似于“一个完整的圆”,一个普世都认同的答案,比如去做能让自己快乐的事情,一旦沮丧就开始慌张,觉得沮丧是不正常的,我甚至看过一个讽刺漫画,画上所有人都在微笑,只有一个没有在微笑的人,然后他被警察抓走了。



  人们逐渐无法去接受让人不快乐的事情。但现在的我的看法是,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以多种形式存在的,包括亲情和爱,喋喋不休是爱,沉默不语也可以是爱,关键在于我们如何面对和反思它。比起一个完美的答案,真实和从容也许更重要。



  山水君:这一次画驻婚纱拍摄中,有没有让你觉得特别美好一张照片呢?为什么?

  RINGO: 应该是在走出画驻十几米河边的这张吧,画驻给我们的感觉就像自家的院落,很舒服自在,我们走出家门,就是桥和小河,沿着河边散着步,柳树在身边,时而摇摆,时而沉默,我觉得太美好了。



  我们停下来在柳树旁边拍了一张很老派的照片,照片里的父母有一点点的青涩,他们恋爱的那个年代已经回不去了,但是这张照片让我很确切地完成了帮他们补拍婚纱照的愿望。远处的柳树和近处的柳树,让人有点怀念彼时彼刻和那个空间。



  山水君:方便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父母年轻时期相爱的故事吗?

  RINGO: 他们是中专的同学,当时班上他俩是较早谈恋爱的,因为这个他们五年十年二十年同学会时候经常被调侃,被认为“胆大”,我爸家庭条件一般,有很多弟弟,老家也很远。



  而外公是乡镇上的老师,有点不同意他俩,担心妈妈受苦。但是他俩就是很执着地在一起了。还有很多细节,总之那个年代的他们敢爱敢恨,很酷。

  山水君:你觉得父母之间的相处模式和爱情是如何反馈到你现如今生活中的呢?

  RINGO: 关于爱情这方面,其实像我这一代很经常提到追求的是保持各自人格的独立,又互相吸引,能够共同进步。

  但是我挺不爱听这句话的,因为我看到很多人以这句话作为不担当以及成为自我迷恋以及逃避问题的借口;更重要的是,我觉得爱情不应该是件逻辑严密的事情,它应该是包含一点古典浪漫的,需要一点儿心动。可能有时会更趋向于一种原始的本能。




  父母那一辈的爱情就会纯粹很多,欲望也没那么复杂。考量也没那么多,不会那么容易开始,也不会那么容易结束。这半年,我爸一直在陪伴着我妈,这也是爱情。

  爱情和爱情观又不一样了,爱情观是态度,爱情是件事,我们得认真去对待这件事。补拍婚纱照这个想法其实开始得很早,但其实提上日程并实行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愿望,我妈这半年也特别渴望这个婚纱照。这也是爱情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拍照片,我觉得影像是具有很古老的意义的并且这个意义会一直存在着。



  山水君:我们知道,每个家庭都有其独特魅力的一面,你和父母之间有什么经典瞬间是值得被深刻的吗?

  RINGO:因为妈妈生病,所以现在触动的都是她康复的一些细节。比如她刚做完手术后一直很虚弱一直躺着的,有天我回到家,我换好鞋抬头看到我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我笑,然后说回来啦。我那一刻很惊讶,然后心里涌现一股暖流。



  还有在画驻拍照的时候,我妈靠在玻璃窗上拍的那张。我当时摁下快门就回看相机屏幕,觉得阳光下绿叶旁的妈妈好美啊。可能一些被忽视的生活细节通过镜头被放大了,被记录了。



  山水君:最后,我们由衷的感谢你们的到来,画驻也因此被附意义深情。有什么话想对画驻说的吗?

  RINGO: 对画驻的心情都装在那个在画驻庭院草庐的夜晚里了,我们散步回来,姗姗给我们泡了壶红茶,还有白天我们一起去隔壁采的枇杷,我和爸妈就坐在草庐里,喝着热茶吃着枇杷,乘着晚风,没有什么太多的言语,只是细碎的吞咽的声音/剥果肉的声音/还有一些属于夏天夜晚的声音。



  那样一个夜晚,那样一个闲散的心情,真的难得可贵。是一个真实温柔的夏日夜晚。

  山水君有话说:采访的最后,脑子里逐渐浮现出一句话来。“我们可以耐心等,幸福可以来的慢一些,只要它是真的。”

  画驻预订电话:13305597661

  地址:安徽黄山黟县碧阳镇麻田街05号